侠客岛:电子烟的原罪 很多人“赚快钱就走”的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12 01:17

  初秋午后,深圳市南山区街头,在候车过程中吞吐着电子烟烟圈的练先生接过了“全国首张电子烟罚单”,中国电子烟行业迎全面监管的

  与此同时的大洋对岸,年仅18岁的亚当赫根雷德正式起诉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吸食电子烟两年来,曾经前途无量的少年摔跤运动员被诊断出不可逆急性肺损伤,呼吸状态一落千丈、如同70岁老人。

  “新硝烟运动”的最新战线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电子烟线上售卖和广告营销自即日起被全面禁止。

  新规一出,不仅惊得岛上一不愿具名的老烟民手中IQOS一抖,“电子烟要凉”的预判也引得国内市场“哀鸿遍野”。

  有人回想起这一带有“原罪感”的行业在中国的磕绊成长,早在今年315晚会,就有记者从市场随机购买了8种电子烟烟液,送到相关控烟研究实验室认证。

  结果显示:电子烟雾中存在数十倍至上百倍超过居室内空气最高容许浓度的甲醛、大量汽化的丙二醇及甘油。

  的戒烟原理,以至于在2005年前后,如烟销售额涨至10亿元人民币、销量超过30万支。谁料2006年,媒体曝光如烟的戒烟效果造假,国家烟草专卖局实锤指认其宣传失实并有违科学,国内电子烟的第一波热潮就此沉寂。

  韩力作为“电子烟之父”曾在受访时表示,最初设计电子烟的目的是为戒烟,但电子烟大获成功后,又不得不试抽各种各样的电子烟来体验产品。

  屡成现实。据美国食药监局数据,截至2019年10月末,已有1888人使用电子烟具导致肺部感染,其中37人死亡,年龄最小者仅17岁。

  单就“戒烟神器”这一行业标语来看,世界卫生组织(WHO)2014年发布的声明就说过,电子烟能否成为一种有效的戒烟方法尚无充分证据,毕竟其工作原理即将尼古丁液体汽化后入口,“这使电子烟同样具有健康风险”。

  。而电子烟单方面让人细思恐极的是,目前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方面颇为随性,具体“伤身”到什么程度,还真不是一句话就能说完——

  有媒体曝出,国内尼古丁规模化生产均选择烟叶提取的方法,也即电子烟中的尼古丁并不直接使用卷烟厂烟叶,而以其生产废料代之,诸如不合格的烟叶、烟叶废渣等尽在其中。

  尼古丁之外,据美国科研人员对两州、86名肺损伤患者使用过的234种电子烟设备的调查:电子烟喷雾器总共释放出

  ,部分样品中铬、铅、镍、锰等重金属含量接近或超过了安全值。当然也有“一击致命”的可能:作为使用锂电池的电子产品,电子烟电池爆炸时(烟民表示并不罕见),裤兜、床头电子烟上可突然喷火、下能电光四射。

  的潮物形象标榜自身的商品一样,电子烟最终也瞄准了基数不小、且潮味十足的——青少年。行业巨头Juul曾力推“年轻人放在床头也不会被父母发现的”U盘形象电子烟;IQOS则以钢铁侠、法拉利限量版赚足观者眼球。

  一位来自北京的年轻朋友自称是专业电子烟“玩家”,对“电子烟民”这样的称呼很是反感——毕竟“不酷也不潮”。

  和他同辈的更多年轻人则将电子烟视为同智能手机一样的电子玩具,不断在视频网站上吞云吐雾、吹各式各样的烟圈、攀比机子的颜值与格调。

  与此同时,电子烟的不同“口味”也在这种潮流文化中举足轻重。据英国《烟草控制》(Tobacco Control)杂志的一篇论文,调味电子烟的口味种类在2014年就超过了7700种、每月还能新增242种。芒果、西瓜冰沙等稀奇古怪的味道是81%的年轻用户“入坑”的主要原因。

  。仅2019年,贵州、福建、山东、海南、广西、河南、浙江多地相继被媒体曝出中小学门口的小卖部在向学生出售电子烟。

  而以“电子烟不上瘾”为诱导,不少未成年人在尼古丁成瘾之后,开始留意到了选择更多的普通卷烟“玩物”……

  ,其中32个国家对电子烟中的尼古丁含量作出明确规定、35个国家禁止销售所有或部分电子烟产品、6个国家完全禁止个人使用电子烟。10月,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批准对尼古丁液体收税以使青少年难以支付、Juul宣布停止销售所有果味电子烟、暂停境内所有广告宣传。

  。这也是对《“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的“中国控烟总目标”的响应。

  “长期口粮选择”“每一口都让喉咙充满活力”“就像小时候吃的蜜瓜雪糕一样”……如此向未成年人宣传尼古丁制品,在本质上已经牵涉到

  问题。以2018年6月悦刻拿到3800万投资为标志,此后一年资本开启狂热的“炒电子烟风潮”;很明显,

  。十余年前“如烟”梦碎,十余年后新一轮的野蛮生长则使中国坐实全球最大电子烟生产基地——生产占全球95%份额的电子烟,出口世界电子烟总量的90%。

  等说法在深圳、东莞街头被热议不断。也有朋友跟岛妹聊起电子烟行业怕是“禁售易、禁宣难”:和传统烟草品牌相比,电子烟行家都是营销方面的好手,“网红餐饮品牌”“头部自媒体人”“时尚走秀”“情怀”加持早已见怪不怪。

  ,尤其对于自制力尚属缺乏的未成年人,电子烟一旦“燎原”,直接打击的将是下一代的身心健康,无论是对个体成长,还是社会发展而言,都是绝不能冒的风险。这回《通告》发布后,悦刻、福禄、魔笛等26家电子烟龙头企业已发文表示将全力支持监管政策;京东、阿里、拼多多等9家电商平台已屏蔽电子烟店铺、下架产品。

  禁烟战线也延伸到了线下,针对往日“只要有烟的场景就应该同时看到电子烟”的行业设想,各地烟草专卖局、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开展起实体店清查整治,中小学、青少年宫等地周边店铺被逐一排查。

  几十年来,戒烟已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公共卫生行动之一,据世卫组织数据,全球吸烟率正处于过去十年中的最低水平;而在中国,2018年,15岁及以上国民吸烟率为26.6%,下降趋势明显。

  浪潮之巅上,没有永远的行业王者;但若想成就伟大,“不悖于人类的价值”,或许是其中最低的一条标准。